明月有情

我为桃源,不惧无间。
“脑洞枯竭,写不动了。”
人怂话废不高冷,脑子有病不更新。
开学忙,屁事多
请假
取关随意
感谢喜欢

【伞修/茶晶】天涯何处

呵,你挑衅我写不完是不是!那我就今天写完给你看! @大遗圣音

隐喻有点多【……】

时隔四个月的更新

良心隐隐作痛

他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央,旁边车辆行人来来往往。画面仿佛被按了快进,
车水马龙移出残影,却又独独剩他一人不动,像被繁忙的人间抛弃,又像
被世界遗忘。

叶修回想起来当时他离家出走时的场景,也是这样的,人们漠然着,仿佛一切都事不关己。人们日复一日的重复着上一天的动作,似乎这样可以逃避掉什么。

天下之大,唯独无我安身之处。

大城市的天空沉浸在灰色之间,白领在写字楼里勤勤恳恳,商贾在饭局里笑脸相迎,众生皆苦。嘈杂的人声里一股子发冷的寂寞攀上叶修的后背。
可执意孤行和追求梦想就是这样的,踏上这一条不能回头的路,从此成为凡夫俗子眼中的怪胎。叶修深知这一点,这些评判的句子他这些年在背后听到过不少。

然后一切都被揉进了灰色,等他反应过来时,条条大路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条看不见头的巷子。

巷子不宽,一个人过去没有问题,但如果将双手张开就做不到了。眼前的世界是灰白黑三种颜色的,和鬼故事里的地狱描写很符合。叶修依稀记得这条巷子是通向一个网吧的,网吧前面会有很好看的野花和几颗并不茂密的树,还有遍地的烟头。

走过一段不长的距离,忽而的,一束光从他的头顶上照下来,是有颜色和温度的,甚至在这寂静的世界里,这束光是有声音的。
叶修感觉到他抓住了什么,说不上来,但是他却好像为此松了一口气,于是他吐出一口浊气,顺着这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容纳两个人通过的巷子继续往下走。

这时候这条路不再是没有尽头了的,叶修在深处看见了一扇门。门大敞着,里面的东西或许会是他一直都在寻找的。叶修加快了步伐,可是跑了一会儿之后他发现光开始从他的手里溜走。说是溜走其实算不上准确,因为光并没有消失,他只是不动了,就在那儿停着。

光在这时第一次发出声音。

声音应该是从光的里面发出来的,和叶修脑海里的声音形成了某种重叠。
是青涩的少年音啊,两个男孩的声音正在拌嘴,隐隐传来小女孩的忍笑。

〔他们应该是对彼此很重要的人吧。〕

叶修想到

这声音似乎在很久之前听过,记不清了。

光停住了,叶修继续向前走,而路没有变窄,这样显得孤身一人的背影有些寂寥。

下一脚刚落下,潮湿的能拧出水空气就粘在了身上。该是杭州五月了,叶修在记忆里寻找,不过除了这里是杭州之外的确乎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回忆呀,叶修是觉得自己忘记了些什么,忘记了一些非常重要的东西。
记忆像走马灯似的播放了一遍,其中有男有女却偏偏开不见脸,他们的名字就在嘴边,却又吝啬的不肯流露出一个音节。

于是他身边的人变得越来越多,路也越来越宽,地平线上的那扇门现在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正在减少着距离。偏偏叶修身边还固执空着一个位置,而他并不知道那是给谁的。

一阵窒息感扑面而来,像是快要沉入水底,他费力的睁开眼睛,水漫进眼眶的刺痛,然后他看见了一张模糊的脸,左手腕忽而一重。
一股比窒息更加难受的悲伤涌来。

〔那他一定是一个很重要的人。〕

〔喂〕

他听见有人叫他的,用他熟稔至极的语气。

〔你要和我回家吗?〕

叶子依旧绿的刺目。
这句话好似打开了回忆的开闸,记忆向他涌来,心里骤然一瞬的失重感,然后忐忑不安的等待。是他自己坚持的离家出走,然后被他捡到,午后的小睡,每天的拌嘴……

是非常温暖的色调。叶修低头突然发现不知何时出现在左手腕上的手链,不知道是什么材质,颜色倒是和记忆力的人的发色瞳色一模一样。

与那个人相关的一切,现在都补全了。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他们相遇在一间网吧,然后是共同的梦想,突如其来的意外和一个人的夺冠。

他的眼神逐渐清明起来,我干脆手一挥把幻境解除。

我把一副茶晶手链丢给他,

〔走啦走啦,你们下辈子还会再见面的!〕

我看他还处于不太清醒的状态便加了一句,

〔你们会好好在一起一辈子的!〕

我向他指了指一边写着【投胎处】的石碑。
他的脚下刮起风扬起尘,我冲他挥手,

〔再见啦!苏沐秋他等你好久了!〕

依稀间我看见桥的那边,苏沐秋撑着伞在等他。他们两个眉眼如初,意气不改,对视间擦过几分恣意。
他们是狭路相逢,
亦是棋逢对手。
有幸追逐同样的梦想,那么祝他们永生永世,无病无灾,长长久久。

〔天涯何处?〕

〔此处。〕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