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有情

我为桃源,不惧无间。
“脑洞枯竭,写不动了。”
人怂话废不高冷,脑子有病不更新。
开学忙,屁事多
请假
取关随意
感谢喜欢

夏令营的那些事【三】

哈哈哈哈哈哈哈赶上心脏杰的生贺惹_(:з」∠)_
没什么毅力的我居然已经联到三了【害怕】
考完试于是开始浪(「・ω・)「嘿
还有一个码字非常快的同好 @大遗圣音
前文戳tag
OOC不江波涛还汹涌澎湃
cp很多,大概是韩张,伞修,喻黄,林方,江周,翔昊,双鬼,双花等
如果不踩雷的话
请接着看
感谢你们的喜欢和关注
祝食用愉快

终于看不下去了的另一个带队老师(性别男)走到众学员前方,“放下你们的手机!你们来这里是干什么的?!”
“诶?说起来我们来这儿干嘛来着的??队长队长你知道吗???”黄少天一脸疑惑,看向喻文州。
喻文州也是一脸懵逼,他们不是来这儿玩的吗?不过官方说法还是要给的,“少天,我们可能来这儿是为了磨练我们自己的……吧?”
叶修继续开嘲讽,“我看你们俩是来磨练你们的秀恩爱技能吧。”
苏沐秋搭着叶修的肩,“阿修别闹,小心黄烦烦叫上方四千和你真人PK。”
叶修反搭上苏沐秋的肩,“这不是还有沐秋大大你嘛~”
一旁的苏沐橙静静地伸手,“云秀,你有墨镜吗?”
楚云秀理解地拍拍苏沐橙的肩,“给,我还以为你习惯了。”
最前方的男带队老师的脸越来越黑,快和韩文清有的一拼了。
“你们爸妈是怎么教你们的!!!怎么这么没有家教!”有着直男癌的带队老师说道。
“啊?”众人呆呆地看向带队老师,看老师仿佛被他们气傻了,才恍若什么都没看见似的,转回去各干各的。
“啊啊啊啊都怪刚刚那个家伙!挂机了。”
“woc!老子和队友组队呢,这下完了。”
“啊啊啊啊啊啊就差一点就上八段了啊!该死的斗鸡!”
“去!害得我都忘了该怎么搭配御魂了!”
【安静的玩着暖暖.JPG.】
“我们来这儿不是来玩的吗?”方锐小盆友代表众人勇敢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女带队老师摸着方锐小盆友的头笑得一脸慈祥【雾】,“朋友,知道就好了为什么要说出来,太耿直了会被打的。比如辣个好像已经快要揍死你的带队老师。”
林敬言走上前,“你不是一直想看我最喜欢的搭配?走走走回去我给你看。”
“好耶!就知道林大大最好了!”看着年仅六岁的方锐小盆友就这么被一套奇暖搭配拐跑了,女带队老师不禁感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张新杰靠在韩文清的肩上玩手机,时不时还偷看一眼韩文清的搭配。
什么你问辣个男带队老师?哦他已经酷爱被气晕了不谢。
在这满是chicken old的世界,直男癌是活不下去的。/心脏的笑。
哦于是在一股奇怪的氛围之下,已经放弃治疗的几个带队老师,无奈的带着一群年仅六岁的二傻子们向宿舍走去。
“嗯。四个人一个房间,要保证宿舍干净整洁,每天还会有晨跑。需要6点起。不算早吧?”一位严肃的女老师如是说道。
“那老师!怎么分宿舍?”来自一堆性欲不满的攻。
“这个随便。不过我记得你们来之前是分过队的。一队的最好住一起。”
“哈哈哈哈哈哈哈心疼微草环卫工人。”
“整天拿着扫把乱跑。”
“你们咋不说霸图呢?啊?”
“霸图还拿着消毒剂往地上喷呢。”
“好了你们先去放行李,单身狗也是狗要懂得爱护动物!”另一个带队老师实在看不下去了,“记得放完行李之后把宿舍收拾收拾,五点集合去吃饭。”
于是他们就看着:
叶修笑着叼着棒棒糖一手搂着苏沐秋的肩一手拖着行李箱而苏沐秋一手牵着妹妹一手拖着行李箱满脸嫌弃但是还是没有挣脱叶修以及被苏沐秋牵着手的笑看自家哥哥和嫂子秀恩爱的苏沐橙;
推了推眼镜跟在自家队长身后的张新杰以及拖了两个行李箱的韩文清;
尽管很想帮忙但是生理年龄还只有六岁的方锐以及拖了一个大行李箱的林敬言;
一直在自家队长身旁转来转去头顶文字泡的黄少天和虽然笑得很苏但不敢随意乱摸的喻文吱【划】虽然笑得很苏但莫名有种不详的预感的喻文州;
和周泽楷聊的愉快的拖着一个行李箱的人形翻译机江波涛和走在江波涛身旁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也很愉快的头顶呆毛都竖起来了的拖着一个行李箱的周泽楷;
一直把玩着自己的小辫子的张佳乐和走在张佳乐身旁的拖着两个行李箱其中的那个满箱小粉花的一看就是张佳乐的的孙哲平;
一脸高冷拒绝了李轩帮自己拉箱子但还是和李轩走得很近的吴羽策吴女士以及虽然被阿策拒绝了帮忙的好意但是意外的收获到了一只和自己走得很近的阿策现在几乎圆满了的李轩。
以及另外一堆人。
一起走向各自的房间。
不要问老师们他们是怎么分好房间的,
this is a question.

评论(2)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