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有情

我为桃源,不惧无间。
“脑洞枯竭,写不动了。”
人怂话废不高冷,脑子有病不更新。
开学忙,屁事多
请假
取关随意
感谢喜欢

【喻黄】历历万乡

第一人称注意!
是篇毫无逻辑的短小童话。
配合歌曲历历万乡食用更佳(/ω\)
我的智商离家出走,可是ooc越来越多。
食用愉快!

【1】

我是被从窗外传来的敲打声惊醒的。虽然外面正下着大雨,可我知道那声音不是来自雨水——叩击的声音是很有节奏的,倒是像个彬彬有礼的客人。
希望这是一只天使,毕竟我家住在二十五楼。我一向对这种半夜来访很是不耐烦。
推开窗子,凛冽的风夹着雨可把我吹了个清醒,于是我理所应当的看见了那个飞在半空中的人。
“晚上好啊。”他说着便带着一身冷气儿走进了客厅。
我努力的回想,记忆中却毫无他的痕迹。
“你好先生,请问我们……认识吗?”
他的目光把整间屋子扫视了一遍,略带怀念的叹了口气,看起来对我的问题不置可否。
“你愿意听我讲个故事吗?然后你就知道我为什么来了。”
我没有回答他,因为听得出来,他是在自问自答。不论我给出什么答案,他都会继续说下去。

【2】

这个故事应该发生在很久很久以前。
那时候他还住在一个高塔里,似乎是从一出生就在哪儿了。也不知道多少年过去,他下不去也没人可以上来。
好在高塔里有足够的书,可以让他不那么无聊。
于是他知晓世间的一切,可是没人知道他。
他知道兔子的眼睛是血红的,面包是用小麦做成的,白云是水蒸发出来的,酒便是陈年的果子酿制而成……
他知道很多很多……
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存在。
突然有一天,一个男孩闯进了他的高塔,也闯进了他的生活。
男孩气喘吁吁的爬上高塔。他惊诧于居然有人可以上来,而男孩惊诧于高塔里住的居然不是公主。
后来男孩成了唯一一个可以爬上高塔的人,于是他们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男孩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一个勇者,打败魔王和恶龙 ,登上高塔救出公主。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个高塔里居住的不是公主。每当说到这时男孩都会忍不住放声大笑,眸子里好像有某种可以化开冰雪的阳光。
在时间的洪流里,人们总会长大。
后来男孩长大了,成了一个小有名气的勇者。
他杀死过恶龙,重创过魔王,却从来没有救出过公主。
所以男孩开始了新的旅程,向着他年少时的梦想。
出发前男孩承诺,当每次旅途结束,就会给他带回一些他知道但没见过的东西。
第一年的时候,男孩没有救出公主。男孩给他带回了一把小麦粉,并教会了他如何做面包。
第二年的时候,男孩没有救出公主。在满塔的面包香中男孩给他带回了一碗水,并教会了他如何用火魔法把水变成云。
第三年的时候,男孩没有救出公主。在云雾缭绕的塔中,男孩给他带回了一串葡萄,并教会了他如何酿酒。
第四年的时候,男孩独自一人深入古堡,在醉人的酒香里他收到了男孩的信,信上说他很快就会成功。
第五年的时候,男孩倒在了异乡。男孩捎麻雀给他带过去一张纸,纸上是男孩已经暗红的血迹和一句话:这是兔子眼睛的颜色。
他忽然知道了自己为什么存在。
从此他用他的眼睛代男孩看遍这有麦田,有云端,有果园的世界。
仿佛还是他们两个人,过着年少那时无忧无虑的生活。
仿佛男孩还在他身旁。
他懊恼对某些事的后知后觉,正如他们无法做对方的梦。

【3】

“故事讲完了。”他说。
“所以……”我忐忑不安的问“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因为以前那座高塔就在这儿啊。”
“是时候走了,”他转过身去,“谢谢你的聆听。”
身影慢慢隐于风雪之中。
“他从未离开。”我叫住他。
“我相信。”
风雪中的他停了下来,我恰巧看见他身后那年轻的灵魂向我比着口型,嘴里唠唠叨叨的说着他的梦想。
后来嘛,他告诉我,他叫喻文州。
那个男孩叫黄少天。
他有点喜欢他。
风沙簌簌,秦雪铺路。
所幸他不再形单影只,有人伴他身侧。
愿故人入梦,仍是少年模样。




评论(4)

热度(58)